人脸识别取厕纸,用宰牛刀杀鸡?

2017-03-29

这种不文明行为毕竟是少数,用人脸识别技术这样的高科技去杜绝,总有种拿宰牛刀杀鸡的感觉。

北京某公园近期在园内公厕安装了六台“人脸识别厕纸机”,用以限制厕纸的供应。用户需站在厕纸机前,让摄像头识别脸部,识别完成后机器就会自动出纸,出纸长度约60厘米。根据使用后的数据统计信息来看,新措施卓有成效,杜绝了一些过度使用或者恶意带走厕纸的现象,每日用纸量明显下降。

人脸识别取厕纸,用宰牛刀杀鸡?

人脸识别与厕所相结合,总让人觉得有些尴尬。但在尴尬之外,又产生了许多疑问:道德能够约束的,还用得着劳烦程序员吗?新技术究竟该用于什么,解决什么问题?

人脸识别是属于生物识别技术中的一种,虽然这项技术不算新颖,但随着近些年计算机技术的发展以及科技的不断进步,以算法支撑的人脸识别在技术层面有了质的飞跃。成熟的人脸识别技术将在海关、金融、电子商务、民航、重要工程设施等众多领域的身份验证、安保中起到积极作用。但是,控制厕所用纸真的要使用这种高科技吗?

人脸识别取厕纸,用宰牛刀杀鸡?

首先,必须先进行人脸识别才可以获得厕纸的使用权,不仅要摘掉眼镜和帽子,还需将脸部对准屏幕中央进行面部裸测。人脸识别后,这些被搜集来的数据是否会用于其他分析?采集的这些人脸数据,是否侵犯了如厕者的隐私?诸如此类的问题都应该明确。

其次,这项新技术的应用需要安装对应的设备,更需要有工作人员维护,不仅是设备本身的维护,人脸识别的程序设计调试、更新也需要相关技术人员,这些投入会比先前人工干预纸张的过度浪费更低吗?公园的公共设施是由政府财政支出,是否应该先计算好成本再考虑施行?

过度使用厕所手纸,甚至将整卷纸带走,贪小便宜,属于道德缺失,而这毕竟只是少数人的不文明行为,使用人脸识别技术这样的高科技去杜绝,总有种杀鸡用上宰牛刀的感觉。

人脸识别取厕纸,用宰牛刀杀鸡?

科技带动了发展,改变了生活,但是并不能解决所有问题,有时还会带来一些伦理、法律上的新问题。其实,能靠人类自我解决自我纠偏的行为,却采用技术干预反而有点多此一举。

公厕的设施与如厕的条件在某种程度上反映了一个区域、一个国家的文明程度。日本的公厕方便、整洁,对老幼的照顾、对隐私的保护、对女性的特殊关照,以及掩盖如厕声的音乐设置,都值得我们学习,并也有许多国内的公厕已经实施了相关的升级与改良。但国内仍然有许多地方,公共厕所数量、清洁程度都还不是非常理想,隔板、水冲都还不是公共厕所的标配,更别提手纸的配备了。目前在北京,也不是所有公园的公共厕所都配有手纸,医院厕所配备手纸,也是去年北京医管部门新出台的规定。

人脸识别取厕纸,用宰牛刀杀鸡?

可见,我们的厕所需要在硬件上还有非常大的改进空间。人脸识别用于控制手纸的长度,怎么看都是太超前的浪费。如果利用这样的技术能力和财力,在寻找被拐、走失儿童上发力,获得的掌声会更多。